2

SEPT

2010

五矿60年辉煌:聚五洲资源 创矿业巨人

发布时间:2010-9-2 11:03:561565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在这样的国际大背景下,中国五矿在困境与机遇中不断奋争,贸易的重点对象,从对苏联、东欧等国家转向对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

  1966年中国五矿对资出口1.8亿美元,比1955年的1100万美元增长了15倍,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最高年份。贸易国家和地区扩大到79个。出口商品也增加到148个,特别是增加了钨砂、钼砂和一些稀有金属的对资出口。

  60年代,“白银专案”和钨砂对资出口是中国五矿值得大书一笔的两大案例。

  1960年四季度、1961年一季度,为了解决外汇需要和配合中国外交活动,外贸部根据中央指示,两次向中国五矿下达了“白银专案”的出口任务,共4375吨。

  中国五矿在接到任务之后,立即成立“白银专案”小组,统一领导,集中经营,对进货、外销、运输、存储、收汇一管到底。尽管内部做了充足的功课,但真正进入市场寻找成交机会的时候,国际市场成交量骤然减少,价格下跌到了中国五矿掌握价格之下。

  是调低方案价格,还是坚守阵地?专案小组制定了对策:方案价维持不变,但不主动出击。

  果然,“坚持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外商向我方递盘,我方报价后,外商大幅杀价,我方则表明一个便士也不下调,也不过多纠缠”。这段简单的史实记录,再现了中国五矿在初次激烈的价格战中沉稳的表现。

  不久,国际市场上交易渐趋活跃,价格稳步回升。中国五矿白银专案小组抓住时机,将报价又适当调高,结果每吨白银实际售价比方案价高出约160美元。

  从1951年至1969年,中国五矿共出口白银7047吨,价值2亿多美元。其中对资出口4250多吨,占出口总量60%以上。出口量的最高年份就是执行“白银专案”任务的1961年,达3393吨。

  在“白银专案”后不久,中央又批准了钨砂可以对资出口。中国五矿确定两种方式:一是委托驻英商务室推销,并请他们推荐客户;二是通过广交会洽销。

  经过一年多的试销活动,1961年实现对资成交212吨,约23万美元。1962年为676吨,约39万美元。

  1965年秋季广交会,靠做钨砂起家的英商立德尔,获得了英国垄断贸易行的支持,并提出一系列苛刻条件。中国五矿迅速稳住阵脚,分头研究,与立德尔进行了反复的交锋,最终的交易价格和数量两方面都超过了原定计划。1966年,中国五矿对资出口钨砂已突破万吨,达12563吨。

  这一时期,中国五矿积累了丰富的贸易经验,尤为可贵的是,为了发展对资出口,中国五矿牵头组织召开了各种商品的调查会、碰头会,形成了对资贸易运作的一整套经营管理机制,为日后的发展积累了宝贵的财富。

  

  贸易推动时局

  1960年12月,中国矿产公司与中国五金进口公司合并,改名为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公司。图为两家公司刚合并后搬到二里沟的合影。

  

  尽管20世纪50年代的中日关系、民间贸易总体趋暖,然而受到1958年长崎暴徒撕毁中国国旗事件的影响,60年代初两国贸易再次冻结。为了尽力挽回局面,两国友好力量做了大量努力。

  1961年,中国五矿从日本进口钢材30798吨,恢复了中断两年的进口贸易。同年,对日出口炼焦煤、生铁、锡、镁石、砩石、滑石块、石墨、重晶石、球石、石膏、矾土等产品,出口实绩为750万美元。

  1962年5月,中日双方探讨了进一步扩大中日民间贸易的问题,一致同意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推动民间贸易的发展。

  为了具体实施已达成的共识,1962年,日方代表高碕达之助与主持对日工作的廖承志签订了《关于发展中日两国民间贸易的备忘录》(后简称“L?T贸易”),这是中日战后缔结的第一个长期民间贸易备忘录。

  1963年,L?T贸易正式实施,其中五矿经营的煤、铁砂、锡在出口商品之列,有效期到1967年12月31日,经双方同意,可以延长。

  此后,中国五矿对日出口额迅速增加,1963年为1172万美元;1964年创50、60年代的最高纪录,达5582万美元;1966年上升到4314万美元。

  进口方面,协议规定,中国五矿1963年钢材进口640万英镑,其中特殊钢为1.5~2万吨,付款方式是交货后两年支付,利息为年率5%。由于利息问题,日方没有按协定执行而未成交,最后只成交了马口铁2950吨。同年,日本特殊钢代表团来京洽谈成交了11700余吨。第一年L?T备忘录贸易进口钢材签订合同共计14718吨,656万美元,完成原协定金额的36%。

  1964年的L?T贸易,日本对中国钢材出口实行预付20%货款,其余装船后两年内每4个月付一次,分4次付清,双方谈判进展顺利。

  1965年8月,中国五矿正式更名为“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当年,备忘录贸易成交钢材72739吨,占全年从日本进口钢材的34%。

  接着,由于“吉田书简”事件,L?T贸易后期出现下降,中日贸易在低谷中艰难前行。1966年5月,日方松村谦三和中方廖承志达成协议,决定继续进行备忘录贸易(Memorardum Trade,简称MT贸易)。

  MT贸易的第一年,中国五矿从日本进口钢材出现前所未有的高峰,进口总量首次超过100万吨,比1967年增加66.7%,占全年从资本主义市场进口钢材的53%。

  1968年11月,由于日本首相佐藤荣作的“日美共同声明”,中日关系恶化,MT贸易一蹶不振。1969年、1970年的MT贸易,经过长时间谈判才得以签订。

  中日备忘录贸易,前后持续了10年,频繁的贸易往来,对于密切双方的联系、互通信息,直至实现邦交正常化,发挥了非常有益的作用。

  风雨沉浮中坚守

  上世纪60年代,自然灾害与人祸接踵而至。在继续执行“二五”计划、探索社会主义前进的道路中,国民经济进入三年调整期。

  在配合国家外交工作的同时,中国五矿也担负着为社会主义建设提供物资支持的重要任务。当时,新建石油工业所必需的石油套钻管全部依赖进口。五矿进口钢材989万吨,其中用于石油工业的石油专用管约66万吨,从物资上保证了大庆油田顺利出油。

  同时,五矿总公司还大量进口有色金属,如铜58万吨,铝22万吨,镍4.4万吨,钴2930吨。这些物资弥补了国内生产供应的不足,有力地促进了国家经济建设。

  到1965年,中国外贸刚刚恢复元气,一场更为猛烈的极左政治运动——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四人帮”诬蔑外贸部是“卖国部”,执行了所谓的修正主义路线。

  在极左思潮影响下,个别单位曾派人送大字报到五矿总公司,攻击出口钨砂的方针政策。而五矿员工更加忙碌,原来200多人的五矿总公司只允许留下108人,业务人员大量减少,严重影响了公司外贸业务的开展。

  “文革”期间是五矿总公司对资出口索赔最多的时期。这些索赔涉及到包括品质、包装、拖交等多个方面。五矿驻外机构纷纷告急:水泥脱销、型钢脱销、锑品未能履约、砩石发生索赔等等。而日本等国则乘机抢占市场,积极扩大产品推销。

  1968年,经派驻外贸部军代表批准,五矿总公司“革委会”成立。1969年,外贸部批准五矿总公司成立“核心组”,并派军代表到公司主持“核心组”工作。五矿总公司政治处作为“核心组”的办事机构恢复工作,党团组织同时恢复活动。

  在中国的这段苦难历史中,惟一值得五矿人庆幸的,就是公司里的批斗和派系斗争并不严重,没有发生过一次武斗事件。

  一些经历过那段风雨飘摇岁月的老五矿人谈起这个奇迹,不约而同地把原因归结为“五矿人一直就很团结,风气好”。

  市场巨人

  改革攻坚时期,市场风云突变。新时期的五矿在变革之路上励精图治,在激荡起伏的经济大潮中创造了公司成立50多年前所未有的奇迹。

  

1992年7月,以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为核心企业的中国五矿集团成立,图为新闻发布会现场。

  “中国的经济好比一潭水,国有大中型企业搞活了,这水才能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整个国民经济才能实现持续、稳定、高速的增长。愿五矿集团能担当这个重任!”上个世纪90年代,著名经济学家、中国五矿集团顾问厉以宁许下这样的期待。

  伴随着1978年的改革开放,中国逐步迈向市场经济,计划与市场关系的明确,使国企改革从政策调整阶段进入了制度创新的阶段。

  集团试点初起步

  1991年1月,中央政府决定选择100家左右大中型企业集团进行试点,赋予试点企业集团在计划投资、资金融通、自营进出口、国有资产管理、人事、外事等方面更大的决策权。

  1992年,中国五矿集团公司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首批55家企业集团试点和7家国有资产授权经营单位之一。

  集团是多个法人在平等互利基础上组成的企业联合体,如同一支庞大的舰队。以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为核心企业,随后,五矿全资组建了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作为集团的紧密层,先后成立了财务公司、房地产公司、国际货运公司等。

  与此同时,利用授权经营的优势,五矿选择性兼并了几家地方生产性企业,并对其进行技术改造、调整产品结构、重新组合生产要素,实现优势互补,从而加速了实业化的发展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