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UG

2010

我国铅产业症结:定价权外置

发布时间:2010-8-30 10:47:01745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相对于铜和铝,大多数人对铅还比较陌生。但要说起蓄电池,我们可能并不陌生,60%的铅酸蓄电池用于汽车,另外的40%用于电动自行车、摩托车、通讯及UPS电源。铅酸蓄电池是铅的主要消费应用品,耗铅量占行业整个铅需求的80%以上。另外,铅还用于氧化铅、铅合金、铅材及铅盐等行业,如铅砖或铅衣(以防护X-射线及其它放射线)、熔断保险丝、印刷合金、耐磨轴承合金、焊料、榴霰弹弹丸、易熔合金及低熔点合金模具制造,制酸工业和冶金工业上用铅板、铅管、颜料(铭酸铅-黄色、碘化铅-金色、碳酸铅-白色)及汽油防暴剂,等等。

  近年来,得益于国内汽车行业的高速增长,我国铅产业快速扩张。我国汽车产量从2001年的200多万辆增长到2009年的1300多万辆,产量增加了5.5倍,汽车产量年均增长率在20%以上。预计今年我国汽车产销在1500万辆以上。汽车制造业的高速增长直接带动了国内的铅需求。

  我国不是世界上铅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但每年铅矿开采量是世界第一,而且还要进口相当于国内铅矿产量的进口铅精矿用于冶炼。我国也是铅下游主要产品——铅酸蓄电池的生产和出口大国。在我国铅产业上游进口、下游出口,上游相对垄断、下游充分竞争的格局下,铅定价权的外置和风险管理工具的缺失,使我国铅产业上、中、下游企业面临着各自不同的风险敞口,尤其是下游企业面临的风险更大。

  值得欣慰的是,今年将加大力度推动铅期货的上市。以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为根本的铅期货的推出,不仅有助于逐步改变我国铅定价权外置的情况,而且可以帮助国内铅产业企业规避铅价格波动风险,改变我国铅产业相对被动的局面。

  国内铅产业现状

  我国铅矿开采量大,未来将面临资源瓶颈问题

  近年来,随着国内铅需求的增加,国内铅矿开采量不增增长。2009年,我国铅矿产量169万吨,全球的产量仅360万吨,占世界铅矿总产量的43%。我国虽然是世界上铅矿产量最大的国家,但并非铅资源最丰富的国家。澳大利亚铅储量相当于我国的两倍,但铅矿开采量只有我们的30%左右;美国铅矿储量是我国的70%左右,开采量只有我们的24%左右;秘鲁铅矿储量是我国的50%左右,铅矿开采量只有我们的18%左右。在铅定价权外置的情况下,我国大量开采铅资源,说明我们对资源的保护程度不够。

  我国铅矿分布广泛,铅矿储量主要集中在内蒙古、云南、广东、湖南、甘肃、青海和四川七省,占全国储量的近80%,主要大矿相对集中。由于铅矿分布广泛,且随着铅价近几年的逐步走高,国内各地出现了很多小矿。小矿场因环境成本较小,更具有竞争力,但环境污染非常严重。

  我国铅储量占世界储量的30%左右,但由于国内需求逐年增加,加之西方发达国家逐步减少铅生产,使得我国铅矿需求增幅巨大,国内开采量已经不能满足铅冶炼业的需求,国内冶炼厂每年都要大量进口铅精矿。目前,国内铅矿进口和国内铅矿产量基本上保持对等份额。我国铅矿进口主要来自秘鲁、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墨西哥和印度6个国家。

  按照去年全球铅矿开采量390万吨计算,世界铅储量和基础储量静态保证年限分别为20年和44年。按照去年我国铅矿开采量169万吨计算,我国铅储量和基础储量静态保证年限分别为7年和21年。若不考虑可再生部分的铅资源,保守估计50年内,世界铅资源将会被开采殆尽。20年内,我国将面临铅资源瓶颈问题。

  铅冶炼业集中度不高,环境污染严重

  我国是世界上铅产量最大的国家,增速也最快。2009年,我国铅产量达到361万吨,增速达6.29%,最近10年年均增长率在10%以上,高出世界年均增长率5—10个百分点。随着铅产量的快速增长,我国铅产量占全球铅产量的比重逐年提高,目前比重在40%以上。

  但是,我国铅冶炼行业集中度相对较低,全国铅产量前十位的企业铅产量总和不到全国的50%,距离《有色金属产业振兴规划》的要求还有很大距离。

  再生铅市场也不完善。我国再生铅回收利用起步较早, 原料来源较多,85%以上来自废旧铅酸蓄电池,少量来自电缆包皮、耐酸器皿衬里、印刷合金、铅锡焊料及轴承合金。长期以来,我国在蓄电池销售中采取“交旧买新”办法,废铅回收情况较好,近年来一直保持增长趋势。但是,由于规模有限,我国再生铅资源再生率严重偏低,2009年国内再生铅产量100万吨左右,占当年国内精铅总量不到30%,而西方发达国家的这一比例已经达到70%。

  由于我国小冶炼厂分布广,技术落后,环境污染非常严重。2009年8月爆出陕西凤翔儿童血铅超标,今年又爆出大理84名儿童血铅超标,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国铅冶炼环境控制不当,污染严重。另外,国内一些小型再生铅厂没有收尘设施,环境污染也比较严重。

  下游企业竞争激烈

  铅产业下游主要以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为主,其占我国铅需求量的80%以上。近年来,欧盟、美国等发达国家出于保护本国环境,早已限制铅酸蓄电池企业在本国生产,转而向发展中国家采购。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铅酸蓄电池出口国之一,出口量和出口额分别以年均40%和35%的速度增长。除此之外,铅还广泛应用于氧化铅、铅合金、铅材及铅盐等行业,如铅砖或铅衣(以防护X-射线及其它放射线)、熔断保险丝、印刷合金、耐磨轴承合金、焊料、榴霰弹弹丸、易熔合金及低熔点合金模具的制造,制酸工业和冶金工业上用铅板、铅管、颜料(铭酸铅-黄色、碘化铅-金色、碳酸铅-白色)及汽油防暴剂,等等, 但用铅总量比较小。

  受国际市场需求带动,近年来我国铅酸蓄电池行业扩张较快,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小而分散,低水平重复建设,导致行业内恶性竞争,研发力量被严重稀释。

  铅锭占铅酸蓄电池成本的65%左右,铅价对铅酸蓄电池行业的影响非常明显。对于铅酸蓄电池企业经营来说,其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铅价格的波动风险。

  铅产业下游风险最大

  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铅锭市场供需差拉大,但今年以来供需差逐步缩小,显示出了铅消费正在逐步好转。

  尽管目前铅市场整体还处于供过于求状态,但铅价并没有显示出疲弱态势。我国铅产业的企业主体主要包括铅矿商、冶炼厂、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及贸易商。铅供过于求的现状与价格不断走强的现实使我国铅产业企业各自面对着不同的风险,这主要是因为铅矿、铅锭及铅酸蓄电池的价格弹性不同。

  由于产业集中度及铅本身稀缺性的原因,越是靠近产业上游,风险相对小一些,铅价格波动风险更容易向下游传导。

  首先,在原材料采购上,铅冶炼企业的联合程度要比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强。由于矿源紧张,铅冶炼厂在进口铅精矿时往往多家共同采购,形成了一个共同体,信息公开、步调一致。而铅酸蓄电池生产行业集中度相对较低,竞争激烈,企业之间的交流信息不足,使得蓄电池生产企业面对价格相对被动一些。

  其次,铅冶炼厂具有较强的融资能力,不管是在采购或销售中,都能找到相应的融资方案。譬如,以支付保证金方式采购进口矿,在销售中用库存铅作为抵押获得资金补充,诸多的操作手法可以使其获得相对充裕的流动资金。

  此外,冶炼企业对上下游及关联环节的关注度比电池生产企业高。过去铅价格的涨或跌几乎都由供方决定,甚至连电池生产企业的产销是否是旺季都由他们来定义。

  铅产业的定价权外置

  目前,在我国铅产业中,缺乏公开透明的定价渠道和平台。国内铅现货价格主要参考SMM的现货报价;外购矿主要根据LME进行点价。这种定价机制存在诸多弊端。使用国产铅精矿的冶炼企业大多参照SMM月均价进行结算,如果SMM报价偏高,对冶炼厂的采购和未来销售都不利;使用进口铅精矿的冶炼企业,主要是参照LME铅价点价进行结算。这样的结算方式对铅冶炼企业存在一定风险,特别是使用国内矿的冶炼企业。

  由于现在国内还没有公开的定价渠道和平台,铅价格波动风险将更多滞留于国内。我国铅冶炼企业相对较多,国内铅需求旺盛,需要大量进口铅精矿,其定价采取的是LME铅价点价进行结算。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更多,进口矿价格能够传导到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身上,但铅酸蓄电池的价格受市场激烈竞争的影响,无法正常传导出去。我国是铅酸蓄电池生产和出口大国,由于出口的那一部分铅酸蓄电池价格向下传到不畅,使得上游原料成本更多滞留在国内,由国内铅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分担。这也是我们通常理解的输入型通胀风险的源头。

  积极争取我国铅产业定价权

  提高产业集中度有利于提升我国铅产业的国际地位

  当前,我国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淘汰落后产能是重要的一部分。针对落后产能,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淘汰落后产能的方案和实施步骤。从8月5日公布的淘汰落后铅锌产能企业名单看,淘汰的主要是使用落后工艺设备进行生产的企业。工信部重新修订了《铅锌冶炼企业准入公告管理暂行办法》,于8月19日对外发布,且要求各地在9月30日之前将符合公告要求企业的核实意见及相关材料报送上来。通过淘汰落后产能,一方面可以达到节能减排的目标,完成“十一五规划”的目标,另一方面也能达到提高产业集中度的目标。产业集中度的提高,将提升我国铅产业的对外话语权,有利于提高我国铅产业在国际上的地位。

  铅期货市场将逐步改变我国铅定价权外置的局面

  我国铅储量比较丰富,是世界上最大的铅矿产地,铅产量也是世界最大,但铅价格受制于外。每年我国铅矿使用量近半数靠进口,铅酸蓄电池大量出口,而铅矿及铅定价权的外置使我国铅产业的生存状态受到国际市场很大制约。

  虽然目前由于沪铜期货的引领,国内有色金属价格已经存在很大一部分中国定价因素,但国内铅期货还没有上市,铅产业链的上、中、下游企业还没有一个能反映国内实际供需的价格标准和避险工具。尤其是对于使用进口铅精矿的冶炼厂来说,由于采用LME点价定价模式,而国内又没有相关风险管理工具来锁定加工费利润空间,使得企业的风险充分暴露在市场中。更大的问题是,国内铅酸蓄电池市场竞争激烈,价格向下传到不畅,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在没有铅期货等避险工具的环境中生产经营,面临的风险更大,只能采用囤积现货的方式进行保值。